标签归档:德索托

赫苏斯·韦尔塔·德索托教授专访:如同金本位

Jesús Huerta de Soto, Wie der Goldstandard, WirtschaftsWoche, No.46, 2014.

熊小二 译

aaa
这位西班牙经济学家对在欧洲的通缩恐惧症提出了警告,并将欧元视为可持续紧缩政策的保障。

马尔特·费切尔(以下简称“费”):韦尔塔·德索托教授,欧元区的通胀率仅有0.4%。我们是否像很多专家所称的那样,正面临着着通货紧缩的威胁?

赫苏斯·韦尔塔·德索托(以下简称“德”):通货紧缩是指货币供应量出现收缩。欧元区的情况并非如此。广义货币供应量M3增长了约2个百分点,狭义货币供应量M1增长了6%以上。诚然,欧洲央行(ECB)的欧元区通胀率目标是低于2%。但这并没有理由引发对通缩的恐惧(像一些央行官员所做的那样)。他们由此认为,物价下跌是一件坏事。这是错误的。价格通缩并非一场灾难,而是一个福音。

费:您得解释一下。

德:以我的祖国西班牙为例。目前,消费价格正在下降。与此同时,经济正在以全年大约2%的速度增长。在2013年,创建27.5万个岗位,失业率则从26%下降到23%。事实在驳斥邪恶通缩的恐怖场景。

费: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应该为通货紧缩感到高兴?

德:那当然。当它来自于稳定的货币供应和不断增长的生产力的相互作用时,是特别有利的。这方面的一个例子就是19世纪的金本位。当时,每年黄金数量的增长只有1%到2%。与此同时,工业企业产生的财富增长位于历史的最高位。因此,欧洲央行应该把自己的方向定为金本位,并把M3货币供应增长的目标值从4.5%降低到2.0%左右。如果欧元区经济每年增长3%左右(如果经济从政府管制的束缚中解脱出来,这是能达到的),那么价格将会每年下降1%左右。

费:如果通缩是有益的,人们为什么对它如此害怕呢?

德:我不相信普通民众会怕物格下跌。助长通缩恐惧症的是主流经济学的代表们。他们认为,通货紧缩会增加实际债务负担,并会因此扼杀总需求。但通货紧缩的警告者们并没有提及来自通货紧缩的债权人利润——这将提高他们的需求。特别是,来自通货紧缩的实际债务负担增长会产生一个有益的影响。它减少了借钱的激励,从而阻止了朝债务方向的进军。

费:如果明天一切都更便宜,难道不存在民众会减少消费支出的风险吗?

德:这是一个我们听了一次又一次的深奥论据。请看看智能手机,尽管购买者知道,在几个月后能用更低的价格买到这些设备,销量依然在猛增。美国在内战之后的几十年里通缩盛行。然而,消费增加了。如果人们会因为物价下跌而推迟消费,他们最终会挨饿。

费:但是,物价下跌削减公司的销售收入,降低它们的投资意愿。你是否愿意对这一点坐视不理?

德:对于公司来说,重要的是利润,也就是收益和成本之间的差额,而不是销售。降低销售价格增加了降低成本的压力。因此,这些公司将将用机器代替工人。需要生产更多机器,这增加了资本品部门对劳动力的需求。这样一来,在消费品部门里失去自己工作的工人,在价格通缩之后会在资本品部门发现新的就业机会。资本存量增长了,而不会导致大规模失业。

费:你是不是对问题过于简化了?在现实中,失业人员的技能和业务要求之间,有时侯差异很大。

德:我并不是说市场是完美的。因此,至关重要的是,劳动力市场具有足够的灵活性,为有创造力的企业家的提供激励去雇用新的工人。

费:政治在这里的作用是什么?

德:问题在于,政治家们上太短视了。因此,我们需要一个可以约束他们和工会的货币政策框架。在欧洲,这是欧元的任务。共同通货抢先一步破坏了政府开启国家印钞机并贬值本国货币,以掩盖其错误经济政策的可能性。经济政策错误现在可以通过具体国家的竞争力丧失被直接感受到。这会推动政治家进行严厉的改革。在西班牙,两届政府已经在一年半时间里,实现了我此前从来没敢梦想过的改革。同时,经济形势好转,而西班牙也收获了改革的成果。

费:关于西班牙,你可能是对的,但在意大利和法国,大刀阔斧的改革没有看到……

德:……这就是为什么那里的局势必须首先进一步恶化,才会发生改革。经验显示:经济形势越糟,改革压力越大。西班牙和其他欧元区国家取得的改革成功正在加大对巴黎和罗马的压力。高失业率抑制了西班牙的劳动力成本。它只有法国的一半,平均约每小时20欧元。因此,即便民众反对,法国也将无法避免一次经济休克疗法。为了使在法国和意大利进行改革的压力保持尽可能高,德国应坚持其财政巩固。

费:欧洲央行受到的打开货币闸门和贬值欧元的压力越来越大。这些压力来自学界、金融市场和政界。

德:凯恩斯主义和货币主义的主流经济学,用货币短缺来解释三十年代的大萧条。这在学界造成了一种反通缩的心态。政客们利用了学术传声筒,迫使欧洲央行走向再次通货膨胀。政府热爱通胀,因为这给了它们卯吃寅粮并堆积巨额债务的机会,这些债务可以由央行通过通胀来贬值。这也难怪正是紧缩政策的对手在警告通缩,并妖魔化欧元的政治稳定规则。这避免了把福利国家的真实成本呈现给民众。

费:欧洲央行的主席马里奥·德拉吉已经通过许诺来释放压力,有必要的话,用加速印钞来拯救欧元。这是个错误吗?

德:注意。到目前为止,德拉吉已初步作出承诺,但很少采取行动。事实上,欧洲央行已经推出了慷慨的借贷交易并降息。但是,欧元危机国家十年期国债的实际收益率比美国的高。在总资产方面,欧洲央行做得比其他西方央行少。只要欧元的守卫者还是雷声大雨点小,意大利和法国就仍然在改革的压力之下。因此,至关重要的是,欧洲央行抵御住来自政府和盎格鲁-撒克逊金融世界的压力,不购买政府债券。

费:盎格鲁-撒克逊金融市场的作用究竟是什么?

德:盎格鲁-撒克逊媒体和金融市场大张旗鼓地反对欧元及其在欧洲大陆实施的紧缩政策。我其实并不是一个阴谋论的支持者。但是,从华盛顿和伦敦的正面进攻表明,存在一个反对欧元的背后计划。美国人担心欧元作为一种硬通货存活下来的话,美元算作一种世界储备货币的日子。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已经失去了货币纪律。

费:离开政治联盟的话,欧元能长期存活吗?

德:政治联盟是不能获得大多数民众的。这也不是值得向往的,因为它降低了财政紧缩的压力。一个自由社会的最佳通货制度是完全覆盖所有存款、没有国有央行的金本位。只要不存在这样的金本位,我们就应该捍卫欧元。因为它剥夺了政府通往国家印钞机的途径,迫使他们巩固国家预算并进行改革。因而在某种程度上,它表现得如图金本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