龌龊的资本主义,高贵的社会主义

JUAN RAMÓN RALLO

王泓崧 译 毕宏宁 校

IMG_0111-960x500
社会主义是对精英的奴役。

自由主义是一个解决人类共处问题的政治系统,它界定了最小的法律管制框架,使得不同人的不同计划得以和平共存。构造和谐共处的自由社会要遵循结社自由、私有产权和契约等原则。简单、普适和人人平等的规则不会以专断的方式解决冲突,而是可以在尊重每个个体的情况下解决团体中产生的冲突。

从这个角度来看,资本主义是一个能够在自由的政治框架下运转的经济系统;它可能是所有的经济系统中最有能力让所有人都富有的一种。因此,自由市场的资本主义是一个尊重基本自由的经济系统,这些基本的自由能构建人际间的和平共处,能协调人与人之间为了改善各自的现状而进行得大规模的自愿合作。

这样看来,我们能党(Podemos)党首巴勃罗·伊格莱西亚斯(Pablo Iglesias)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认定资本主义是一个“本质上十恶不赦的系统”,这可能会让人大吃一惊。尊重个人自由的系统是邪恶的吗?和平共处是邪恶的吗?个人自由是邪恶的吗?为了共同繁荣而相互合作是邪恶的吗?在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中,除非真的是反社会和不关心他人权利的人,否则很难找到值得让社会责难的东西。

并且,在尊重他人权利和自由的情况下,资本主义允许每个人实施他们认为对自己至关重要的经济计划。此外,来自资本主义的激励引导人们去寻找外部满足,通过满足他人的利益来致富。不仅如此,资本主义的经济组织,通过非中央计划和自治的决定(在此情况下,不同的财产能跨时间交易)形成经济计划所必要的信息,从而使经济计划有了坚实的基础和可行性。

对比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就会发现,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每个人的经济计划都服从于工人阶级的组织利益(正如专制国家、苏维埃代表大会、工会所说的一样),为所有人制定整体计划,而不管你是不是工人阶级的一员,你都得服从它。该总体计划的目标并不是满足他人的利益,而是为了工人阶级的自我满足:工人阶级通过采纳其认为能够满足自身组织优先利益的方案,致力于使组织自身兴旺发达起来(而实际上,所谓的“组织的优先利益”,不过是这些组织中那个掌握集体决策权制定的的人的利益罢了)。最后,中央计划和官僚化的强制性决定,阻碍了集体设计的经济计划的信息反馈,无论这些信息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换句话说,巴勃罗·伊格莱西亚斯正在享受“十恶不赦”的资本主义制度所带来的个人自由,他通过和他人合作开始建立公司;该公司有强烈的动机来服务他人;此外,你可以知道公司什么时候做得好(获得利润),什么时候做得不好,什么时候做得不好(遭受损失)。而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巴勃罗·伊格莱西亚斯不仅能开创资本主义式的公司,还能建立合作社、社会团体、工会或非政府组织。

而在“高贵的”社会主义中,巴勃罗·伊格莱西亚斯并不具有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创建公司的权利,而是必须服从其他工人对其财产的集体征收;社会主义的商业性官僚机构并不致力于满足他人的需求,而是搜寻并压榨其内部精英(比如现在美国的情况);此外,这些机构同样缺少外部信息的反馈,而这些信息能帮助机构判断其是否适当地使用了满足人们需求的稀缺经济资源。

我们可以因此得出结论,资本主义意味着自由和有效合作,而社会主义意味着奴役和寄生虫间的内讧。所以,资本主义是“可耻的”,而社会主义是“高尚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