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收代表强权,不是自愿支持

Juan Ramón Rallo, el Economista, 2015-4-8

——安吉·加比隆多想用“自愿支持”[1]掩盖强制税收的本质

毕宏宁 译 王泓崧 校

1239110796207
2015年的西班牙大选风起云涌,极左政党“我们能”(Podemos)势有尾随希腊极左政党激进左翼联盟(Syriza),执掌西班牙政坛的趋势,社会主义政党的候选人纷纷“向左转”,在此情况下胡安·拉蒙·拉耀(Juan Ramón Rallo)教授就政客在大选前呼吁选民支持增税的行动,从经济学角度提出反驳。本文原刊载于2015年4月8日出版的西班牙《经济学人报》(el Economista)第4页。

日前,西班牙前教育部长、社会主义竞选人安吉·加比隆多(Ángel Gabilondo)在马德里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不想提高税赋,而是要呼吁马德里市民自愿支持税收。现在还不清楚加比隆多是想要冻结自治区所有的税金然后向市民提供一个银行账户,呼吁他们自愿向国家财政捐款,还是只是想把“收税”这个邪恶的行为美化成一个廉洁的词汇:“自愿支持”。

如果是第一种,也就是他试图用慷慨仁爱来取代强制税收的话,那这位前教育部长肯定会赢得所有想要维护社会关系自愿原则,反对国家机器、官僚体系强制原则的自由主义者的掌声。但是,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很有可能是站在非政府组织的立场上,而不是站在领导自治政府的立场上来讲这番话的。

对此更合理的解释是:这位前教育部长想要挂羊头卖狗肉,嘴上呼吁自愿支持,实际执行起来完全相反,也就是试图非自愿的强制掠夺马德里市民的收入和财富,用作自治区政府的一部分。

《西班牙皇家学院词典》(RAE)清楚的定义了“自愿支持”的含义:“有条件的支持他人的一份事业或者一个公司。” 也就是一个人决定短暂的支持另外一个人,帮助他完成他的目标。西班牙皇家学院还定义了“税收”的含义:“由法律规定的货币的义务,其金额用来支持公共开支。” 也就是由公共部门强加在每个人身上的沉重的、制度性的负担。支持这个字眼让人想到的是值得赞美的道德节操,但是却有人用这个词来覆盖和遮掩税收在道德上的本质缺陷,也就是强制性(国家主权),企图混淆视听之后再去享受通过税收带来的金钱收入(在此情况下,对收入和财富的所谓“公正”征收)。

加比隆多和其他图谋想让纳税人自愿纳税的政客一样,并不是在要求自愿支持,因为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们就失去了救济穷人的借口,也就不能劝导我们出于同情其他同乡而去自愿、无私的纳税了。我想说的是,一个好的市民要适当的承担无私帮助他人的道德责任,但并不意味着需要通过政府的强制性手段来把这个道德责任变成政府税收这种单方面的法律义务。加比隆多想要的不是自愿支持,而是希望市民服从政治权力,对政府强权不闻不问,进而政府就能随心所欲的决定他们的生活了。

诚然,一个人可以被完全、彻底地说服,从而相信一个社会的正常运行离不开税收,甚至会相信一个扩张性的财政政策最大的好处是会改善社会福利。最后,还可能为纳税国家主义辩护,要求寻找共同利益。

但是,支持强制税收的人也不能篡改词语的本意:税收不是自愿支持,而是强权。政府能借此单方面的把义务强加在每一个市民身上,这些市民还不敢吭声,乖乖履行。

[1] 译者注:经过和原文作者沟通,“自愿支持”还可以理解为“利他主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