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创造者与英雄(一):青年学者

Murray N. Rothbard, The Essential von Mises (Auburn: Mises Institute,2009)

李杨 熊越 译

QQ图片20150325083437
虽然路德维希·冯·米塞斯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出色的理论家,年少时他感兴趣的却是历史,尤其是经济史和管理史。米塞斯上高中的时候,历史学派(Historical School)倡导的相对主义和历史主义正在德语国家大行其道。米塞斯对此十分反感。在早期对历史的钻研中,米塞斯沮丧地发现许多历史研究不过只是在重述政府的官方文件;年轻的米塞斯对历史研究中的国家中心倾向深恶痛绝。他想记录的是真正的经济史。对此,米塞斯他的回忆录中写道:

对历史知识的强烈兴趣,让我迅速觉察到了德国历史主义的不足。它并没有在解决科学问题,而是沉迷于赞美普鲁士政府的政策,并为独裁政权开脱。德国的大学属于官方机构,教员都是公务员。教授们清楚自己工作的公共服务性质,也愿意把自己看作普鲁士国王的仆人。[1]

米塞斯在二十世纪之交进入维也纳大学学习。他的专业导师,经济史学家卡尔·格伦贝格(Karl Grünberg)是德国历史学派的一员,他倡导国家主义,对劳工史、农业史以及马克思主义很感兴趣。格伦贝格同时也是德国经济史学家乔治·弗里德里希·克纳普(Georg Friedrich Knapp)的追随者。克纳普认为货币纯粹是政府设计的产物;他的相关作品是这一观点的经典著作。科纳普在斯特拉斯堡大学的经济史中心与许多自己的学生从事研究。研究主题通常是农民是如何在不同的德意志诸侯国里从农奴制下解放出来的。格伦贝格教授希望在维也纳成立一个类似的中心,所以他安排自己的学生去调查在奥地利不同省份农奴制的废除情况。年轻的路德维希·冯·米塞斯被分配去调研自己的家乡加里西亚。米塞斯为这一研究所写的著作在1902年出版。后来再谈起这本书的时候,他感叹道,由于采用了科纳普·格伦贝格的研究方法,“这本书顶多记录了政府的政策措施,而不能算真正的经济史。”[2]三年后他出版了第二本关于奥地利儿童劳工法律的历史著作,这本书也存在同样的问题,被认为“好不了多少”。[3]

尽管他对历史学派倡导的国家主义和普鲁士主义的心存芥蒂,那时的米塞斯还没有接触到奥地利学派的经济理论和自由市场经济自由主义。在大学的最初几年,米塞斯虽然很快拒绝了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但他仍然是一个自由左派(left liberal)和干预主义者。他加入大学里的社会科学教育社团,投身到实际中的经济改革中。三年级的时候,米塞斯在尤金·冯·菲里波维奇(Eugene von Philippovich)教授的指导下调查了当地住房情况,并在随后一个学期中做了些刑法方面的研究,调查有关家佣的法律变化。在对这些问题的深入研究当中,米塞斯开始意识到法律改革有时会适得其反,而工人生活条件的改善主要是通过资本主义的发展。

在1903年的圣诞假期前后,米塞斯阅读了卡尔·门格尔伟大的《国民经济学原理》,并第一次开始接触奥地利学派的观点。他开始理解与自己先前观点完全相反的经济理论和自由市场的自由主义。再加上他亲身观察到干涉主义的无能,米塞斯的思想倾向发生了很大变化。

米塞斯接下来推出了两本经济史的著作,并在1906年获得了博士学位。此时的他遇到了行将困扰自己一生的问题:学术界拒绝给予他一个全职付薪的工作。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虽然米塞斯长期被迫从事政治经济学的应用研究,他依然凭其多产和才思,在知天命之年在经济理论和哲学方面获得巨大的成就。总的来说,中年以前的米塞斯只能在业余时间钻研经济学理论,撰写他那些伟大且极富影响力的书籍和论文。要是他能像其他学者一样享受休假,而在工作时间全力钻研理论,他会做出何种成就?这个世界会有何种收益?米塞斯自己也说他在经济史和社会史上的研究计划,往往受制于缺乏空闲时间。他伤感地说:“我一直没有机会来做这些研究。自从完成学业以后,我就找不到时间徜徉在文献和图书馆中做学术。” [4]

米塞斯的博士学位是在维也纳大学的法学院取得的,所以在1906年后的几年里,他在各种政府部门、商业机构和刑事法庭担任职员,并成为了一家法律事务所的合伙人。除此以外,为了准备日后的教职,米塞斯开始在维也纳女子商业学院高年级讲课,教授经济学、宪法以及管理。他的这份兼职一直做到1912年。[5]那一年,他完成了人生第一本重要著作。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他都投身于应用经济研究。米塞斯从1909年开始担任中央住房改革协会的经济分析师。他成为了该协会在房地产税收方面的专家,发现奥地利极其恶劣的住房条件是对公司和资本利得的高税率造成的。米塞斯主张降低这些税收,尤其是对房地产的重税,他指出,这样并不会大幅降低租金,因为这会提升房地产的市场价值,并因此刺激住房投资。米塞斯成功推动了房地产税的大幅降低。他一直在这个职位上呆到了1914年,直到战争终止了住房建设。

从1909年到他二十五年后离开奥地利这段时间,米塞尔的全职工作是在维也纳商会担任经济分析师。[6]在奥地利,商会类似于“经济议会”,由政府设立,代表由商人选举产生,由国家财政出资赞助。商会向政府提供经济方面的建议,其权力的中心是代表大会,由各级地方和省份的商会代表组成,并配有相应的委员会。向商会和代表大会建言的专家,会被召集到各级商会的秘书处。二十世纪之交,在维也纳商会(奥地利最重要的商会)秘书处工作的经济分析员,都是奥地利政府重要的经济顾问。第一次世界大战晚期,米塞斯在商会半独立的位置上小有成就,成为当时政府主要的经济顾问,我们下面会看到,他为自由市场和稳健货币赢得了不少胜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