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要米塞斯(九):出路

Murray N. Rothbard, The Essential von Mises (Auburn: Mises Institute,2009)

熊越 译

QQ图片20150325083437
越来越多让人满怀希望的证据表明,对路德维希·冯·米塞斯的思想和贡献事实上长达一生的孤立有望终结。近年来,社会科学和政治领域转向错误方向所造成的内在矛盾和惨重后果,已变得愈发明显。[23]在东欧,共产党政府无力计划其经济已经众所周知,这导致了一场越来越浩大的自由市场转向运动。在美国和西方世界,凯恩斯主义和通货膨胀论者的秘方正显示出重要的破产迹象。“后凯恩斯主义”美国政府无助地苦苦挣扎,以控制看似永无宁日的通货膨胀,即使在衰退期,通货膨胀也挥之不去,无情嘲讽着传统经济智慧。凯恩斯主义政策的崩溃,加上凯恩斯主义理论的明显缺陷,导致整个凯恩斯主义框架越来越如芒在背。政府支出和官僚统治导致的明显浪费,让凯恩斯著名的格言听起来格外刺耳:政府是把资源花在生产性资产上还是金字塔上根本无关紧要。国际货币秩序无助地走向崩溃,导致全世界的后凯恩斯主义政府在难以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之间从一场危机转向另一场危机:对法币实现浮动汇率,还是通过汇率管制实行会削弱外贸和投资的固定汇率。

我们必须在国家主义和干预主义危机的大框架里,从思想和行动两方面来看待凯恩斯主义的危机。在美国,现代国家主义“自由派”(liberalism)已表明自己无力应对它自己创造出来的危机:国家军事集团的冲突,公立学校的财政、内容、人员和结构,持续的通货膨胀与公众对苛捐杂税日益强烈的抵触之间的冲突。现代福利-战争国家的福利和战争都正遭受日益严重的挑战。在理论领域,越来越人开始反抗这一理念:“科学”技术官僚组成的精英必须用他们的社会工程学把我们当原料统治。而政府可以而且必须采取强行手段,使不发达国家和发达国家都实现人为“经济增长”这一观点也越来越被人诟病。

总之,在思想和行动的各个领域的所有地方,人们在幻想破灭后,用越来越猛烈的炮火批评米塞斯与之战斗终生的现代国家主义。人们不再愿意温顺地服从那些自称“至高无上”的统治者的法规和命令。但问题是,只有找到一种可行、连贯的选择,这个世界才能从国家主义的瘴气之中杀出一条路来。我们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路德维希·冯·米塞斯提供了这一选择:他为侵袭现代世界的危机和困境提供了出路。终其一生,他都在预言我们现在的幻想破灭,并为这一预言出示原因,并开辟了一条供我们遵循的建设性替代道路。因此毫不奇怪,在其辉煌人生的第九十二年,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并接受了这条路。

在《自由与繁荣的国度》英译本(1962)的前言中,米塞斯写道:

三十五年前,我试图概括这种曾被称之为自由主义的社会哲学的思想和原则,我并没有妄想自己的说明能阻止迫在眉睫的灾难发生,欧洲各国所采取的政策明显更重要。我想要达到的只是向少数有思想的人提供一个机会,去大致了解古典自由主义的目标,并因此为即将到来的崩溃之后复兴自由精神铺平道路。[24]

在致敬米塞斯的文章中,雅克·吕埃夫声称:

……路德维希·冯·米塞斯捍卫了理性经济科学的基础……。通过他的教诲,他已经播下重生的种子,人们一旦开始更喜欢告诉人真相的理论,而不是讨人们欢心的理论,这种子就会结出果实。当那一天到来,所有经济学家都将认识到,路德维希·冯·米塞斯值得他们钦佩和感激。[25]
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国家主义正在土崩瓦解,这的确正在导致发生一场重生,而米塞斯希望影响的有思想的少数人队伍也在快速壮大。如果我们真的出在复兴自由精神的起点上,那么,这场复兴就是为纪念这位高贵、伟大的人物之生平和思想的无上丰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