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要米塞斯(三):米塞斯论经济周期

Murray N. Rothbard, The Essential von Mises (Auburn: Mises Institute,2009)

熊越 译

QQ图片20150325083437
在《货币与信用理论》中至少还包括了路德维希·冯·米塞斯另一个杰出贡献的雏形:长期以来人们孜孜以求的对神秘、恼人的经济现象——商业周期——的解释。早在十八世纪后期发展工业和先进市场经济之时,观察家们就已经注意到,市场经济就是会受制于一连串看似无尽的盛衰交替,扩张(有时会达到失控的通货膨胀),或严重的恐慌和大萧条。经济学家尝试过很多解释,但即使是他们中最出色的,也都因一个根本缺陷而无功而返:没有一位经济学家试过整合对商业周期的解释,对经济体系的一般分析,以及价格与生产的“微观”理论。事实上,要做到这一点不容易,因为一般经济分析表明,市场经济总是趋于“均衡”:充分就业、预期错误最少等等。那么,一系列持续的繁荣或萧条从何而来?

路德维希·冯·米塞斯洞察到,因为市场经济自身不会导致繁荣与萧条的不断循环,那么,只能用市场之外的某些外部干预来进行解释。他在三个此前没有联系起来的因素之上建立了自己伟大的商业周期理论。其一是李嘉图论述的途径:政府和银行系统惯于扩张货币和信用,推高物价(繁荣)并导致黄金外流和随后的货币和物价收缩(萧条)。米塞斯意识到,这是一个极佳的初步模型,但它并没有解释,生产体系如何深受繁荣影响,或是萧条何以不可避免。另一个因素是庞巴维克对资本与生产结构的分析。第三是瑞典“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克努特·维克塞尔对生产体系和“自然”利率(不受银行信用扩张干扰的利率)和实际上受银行贷款的利率之间价差的论述。

从这三个重要而又分散的理论出发,米塞斯构建了自己伟大的商业周期理论。市场经济原本运行得顺畅而和谐,却突然发生了政府及其中央银行鼓励、推动的银行信用及银行货币扩张。随着银行扩张货币供应(现金或存款),并把新增货币借贷给企业,利率被压低到“自然”利率或时间偏好水平(即反映公众自愿消费、投资比例的自由市场利率)之下。由于利率被人为降低,企业获得新增货币并扩展生产结构,增加资本投资,尤其是对“遥远” 的生产过程的投资:长期项目、机器设备、工业原料等。新增货币被用于抬高工资和其他成本,以及把资源转移至这些更早或者说“更高级” 的投资。然后,当工人和其他生产者收到新增货币,他们的时间偏好并未改变,他们仍然按照原来的比例花钱。但这就意味着,公众的储蓄不足以购买新的高级投资,那些企业和投资的崩盘也就变得不可避免。因此,衰退或萧条被视为对生产体系的一种不可避免的再次调整,通过这一过程,市场清算了通胀性繁荣时期不可靠的“过度投资”,并恢复到消费者偏好的消费/投资比例。

因此,米塞斯第一个把对商业周期的解释和一般的“微观经济”分析融为一体。政府控制的银行系统造成的通胀性货币扩张,导致资本品行业出现过度投资,消费品行业却投资不足;而“衰退”或“萧条”则是一个必要过程:市场清算繁荣时期的种种扭曲,并回归用来服务消费者的自由市场生产体系。当这一调整过程完成,就会出现复苏。

米塞斯的理论所暗含的政策结论与当下的流行——不论是“凯恩斯主义”还是“后凯恩斯主义”——大相径庭。如果政府及其银行系统正扩张信用,米塞斯给出的对策是:(a)尽快停止扩张;以及(b)不要干预衰退调整,不要人为维持工资率、物价、消费或不可靠的投资,让必要的清算过程尽可能迅速、平稳地完成自己的使命。如果经济已经处于衰退,对策也完全相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