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与失业之间不存在权衡

Mises Daily: JUNE 5, 2014 by Christopher P. Casey

熊越 译

Unemployment

任何一个阅读常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 Federal Open Market Committee)新闻稿的人,都能轻易设想耶伦主席和美联储团队在控制经济,小心地调整经济体的价格水平和就业人数。有人在警惕地监视宏观经济数据的仪表板,与此同时不断调整货币开关、加速器和其他设备,一切都是为了“达到最大就业和物价稳定”。1美联储认为,增加货币供给刺激经济增长,但这种增长如果过于强烈,会反过来造成价格上涨。但是,如果货币扩张减缓,经济增长可能停滞,失业率将上升。所以这个两难问题只能用一个不断重复的过程来解决:不断调整货币增长,直到价格通胀和失业之间达到微妙的平衡。这种错误的推理在菲利普斯曲线(Phillips curve)那里找到了实证理由。和很多凯恩斯主义产物一样,在它宣告破灭之后的很长时间里,其遗留物还在主导政策。

1958年,新西兰经济学家威廉•菲利普斯写了《1861年至1957年英国失业与名义工资变化率之间的关系》。2该文描述了失业率与工资水平增长之间明显的反比关系。保罗•萨缪尔森在1960年扩充了这篇文章,以价格水平代替了工资水平。随后,价格通胀和失业的水平便被联系为相反的力量:增加一个就减少另一个,反之亦然。比较美国从1948年到1960年平均物价水平一年年上升的数据和平均年度失业率,这似乎无可辩驳。3

casey 1

芝加哥学派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首次(埃德蒙•菲尔普斯也独立)削弱了菲利普斯曲线,他提出这不过是昙花一现。弗里德曼的“愚弄模型”(fooling model)假定,尽管在考虑价格通胀的影响之后真实工资率下降了,价格通胀却愚弄了工人,使他们接受了在“更高”工资率的雇用。一旦他们意识到“真实”和“名义”工资之间的差异(傻瓜!),他们会要求更高的名义工资率作为补偿。随着通胀增加,失业降低,但只在新的均衡达成之前存在片刻。这个简单的洞见引起了轩然大波,并困扰着著名的经济虐待狂保罗•克鲁格曼:“在我读研究生时,我记得大概像这样的午餐对话;‘我就是不买……东西——这长期看不现实。’‘但这些人到目前为止都是对的,你怎么能肯定他们现在不是?’”4

弗里德曼的批评不乏聪明,却是不必要、无足轻重并被误导的,因为冰冷的数据远比芝加哥学说更具破坏性。菲利普斯曲线,在20世纪70年代不仅是烟消云散,还转而呈现出价格通胀和失业之间的正相关:

casey 2

有鉴于此,像许多凯恩斯主义的概念一样,当20世纪70年代证明了高价格通胀和失业率可以共存的时候,菲利普斯曲线就应该被永远抛弃了。但现在菲利普斯曲线死而复生。克鲁格曼在2013年的文章中,引入新的数据证明了菲利普斯曲线“复活”了。根据克鲁格曼:有多少经济学家认识到,从大约1985年开始——即从里根-沃尔克的反通胀(disinflation)开始——的数据实际上看起来很像老式的菲利普斯曲线?

克鲁格曼的这个评论是正确的,美国从1985年到2013年的数据再次表明,平均物价水平一年年的增长和平均年度失业率之间呈负相关:

casey 3

菲利普斯曲线是否像克鲁格曼所指出的那样,又重新为人接受?自1985年以来,为什么价格通胀和失业之间的反比关系又出现了?问题是无关紧要的:它先前就已经失效的这一事实永远剥夺了菲利普斯曲线的合法性。

两个变量之间任何表面上的相关性都可能是巧合和无关的,直接是偶然的,或者由第三个或一组变量连起来的。关于价格通胀与失业,最后的解释是正确的。价格通胀与失业并非对立的力量,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受同一个原因影响——货币供应的扩张。

货币变多使其价值降低,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也以货币的形式相应上涨——因此出现价格通胀。货币变多也压低利率,引发不当投资(包括工人的雇用),这最终将在经济衰退中被清算(终止)——因此出现失业。虽然这两种现象在很大程度上有着共同的起源,他们显现的时间却可能相去甚远,并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包括财政政策在内的其他变量。

最终让菲利普斯曲线死亡的,不是芝加哥学派的花招,不是20世纪70年代的经验,而是奥地利学派对价格通胀和商业周期的解释被更广泛地接受。不幸的是,在此期间,菲利普斯曲线促成的货币政策已经从20世纪70年代的午餐学术讨论转向了政府官方政策。在美联储手中,菲利普斯曲线成了武装的凯恩斯主义(weaponized Keynesianism)。

由于不合理地接受了菲利普斯曲线及其与价格通胀和经济周期相关的错误概念,美联储将永远无法以高价格通胀换取低失业率。也不能以高失业率为牺牲换取低价格通胀。但它可以,而且很可能会让两者都处于高水平。如果美联储的经济控制出现故障,那是因为它们一开始就没有真正奏效。

1.Press release. Federal Open Market Committee. Board of Governors of the Federal Reserve System. 30 April 2014.
2.William Phillips, “The Relation between Unemployment and the Rate of Change of Money Wage Rates in the United Kingdom, 1861–1957,” Economica 25, No. 100 (1958): 283–299.
3.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t. Louis. In the interest of aesthetics and clarity, years for which a negative price inflation or unemployment rate have been excluded. However, their visual exclusion does not alter the linear trendline presented in the following graphs.
4.Paul Krugman, “More Paleo-Keynesianism (Slightly Wonkish),” The Conscience of a Liberal. The New York Times 16 December 201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