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该有一项法律

John Stossel, “There Ought Not To Be A Law” in Why Liberty, ed. Tom G. Palmer (Ottawa: Jameson Books,2013)

熊越 译

why liberty
当人们看到问题,往往会寻求最简单的解决方案:通过一项法律[1]。这并不总是奏效,因为强制很少让事情往好的方向转变,而这正是“法律”的本质——只是在实施强制。约翰·斯托塞尔以一个消费记者的身份开始了自己的调查新闻生涯,他曾为美国广播公司新闻(ABC News)工作,以前是电视节目20/20的联合主持人,现在在福克斯商业新闻(Fox Business News)主持斯托塞尔秀。在自由学生(Students ForLiberty)[2]成员参与的国际自由学生大会上,他拍摄了两期斯托塞尔秀。

我是一个自由主义者,部分原因是我看到政治左右两方所提供的选择都是错误的:政府控制经济,或是政府控制我们的个人生活。

双方都认为自己热爱自由。左派认为政府可以减少收入不平等。右派则认为政府可以让美国人更加善良。如果双方都在试图通过政府推动自己的议程,我认为我们最好走开。

让双方争论像吸毒和贫困这样的事,但不让任何人被征服强迫,除非他盗窃或攻击了某人。除了资助一个高度有限的政府所需的少量资金,不让任何人强行拿走别人的钱。当出现疑问,别计较——或者更准确地说,把它留给市场和其他自愿机构。

但大多数人并不是这么想的。大多数人看到的是一个满是问题的世界,而这些问题能通过法律解决。他们认为,使得我们无法解决自己问题的,只是政客的懒惰、愚蠢、或冷漠。但政府是强制——和无效率的。

这就是为什么如果政府不设法解决生活中大部分问题的话,一切会更好。

人们往往认为,“政府可以!”每当出现问题,他们说,“应该有一项法律!”

即使中央计划的可怕结果造成苏联解体,也没有使世界震惊到放弃大政府。欧洲开始谈论某种“市场社会主义”。而美国的政客梦想在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找到“第三条道路”,以及“管理资本主义”——政客们常常在此替代看不见的手。

乔治·W. 布什竞选总统时,承诺了一个“精简”的政府,但他决定创造每年500亿美元的处方药补贴,并建立一个叫做“不落下一个孩子”(No Child Left Behind)的官僚机构。在布什任期下,共和党让可自由支配的开支增加了一倍(林登·约翰逊以来最大增幅),扩大了禁毒战争,并聘请了9万名新监管者。

布什所增加的监管,并没有平息媒体要求更多的需求。

于是奥巴马来了,他的开支大到足以让我们所有的孩子破产。这助长了茶党和2010年的选举。

茶党给过我希望,但我又被耍了。短短几个月内,新的“财政保守”的共和党投票给了维持农业补贴,发誓“保护”医疗保险,并在罗姆尼未来的副总统候选人众议员保罗·瑞安提出自己的温和赤字计划时退缩了。

不幸的是,部分建立在自由主义原则之上的美国,无法承认政府已经变得太大。东亚国家却拥抱了市场并蓬勃发展。瑞典和德国也开放了自己的劳动力市场,并看到了自己的经济改善。

但我们还在不断通过新规则。

这里的敌人就是人类的直觉。在市场炫目的恩惠中,很容易把市场的好处当做理所当然。我可以到国外去,把一个塑料片插到墙上,现金就会出来。我可以把同一块塑料片给一个甚至语言不通的陌生人——而他会把车借我一个星期。当我回家,维萨(Visa)或万事达卡(MasterCard)会把账单寄给我——准确到每一分钱。我们把这样的事情视为理所当然。

相比之下,你甚至不能指望政府的选票准确。

然而,每当出现问题,人们纷纷转向政府。尽管中央计划者有一长串的失败记录,但我们中很少有人会认为骑在我们头上——把一切归功自己——的政府,会真的糟糕透顶。

二十世纪伟大的自由主义者H.L. 孟肯(H.L.Mencken)感叹道,“一个政府说到底无非是一群人,而实际上,他们之中大部分都是下等人。……然而,出于人类总体在智力上的懒惰……这些无足轻重的事被当做一种义务普遍遵守……【并】假设有一种高于普通智慧的智慧。”

我们作为自由的个人——和在一起自由工作的个人的团体——无法做得更好的事情,也没有任何政府能做到。

如果没有大政府,我们的可能性是无限的。

[1]译者注:此处的法律是指人为的立法,并非真正的法律。

[2]译者注:Students For Libertys是近年来兴起的一个全球性自由主义学生组织,本书正是通过SFL发行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