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皮凯蒂论不平等与资本

Mises Daily: Saturday, April 26, 2014 by Hunter Lewis and Peter G. Klein

李燕杰 译 熊越 校

aaa
托马斯·皮凯蒂轰动性的新书

亨特·刘易斯

托马斯·皮凯蒂,一位来自法国学术界的42岁经济学家,写了一本火热的新书——《二十一世纪资本论》。该书的美国版已经由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值得一提的是,它正领跑畅销书排行榜——这是还是“哈佛出品”的第一次。最近一条评论把皮凯蒂描述成“揭露了资本主义致命缺陷的人”。

那么这个缺陷是什么呢?据推测,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相对于其他所有人,富人会稳定地变得更富;不公平变得越来越严重。这已是板上钉钉,不可避免。

为了支持这一观点,皮凯蒂提供了一些可疑并且未经证实的金融逻辑,还有他称之为“一幅壮阔图表”的历史数据。这张图表实际上展示了什么?

美国收入排名前10%的人群掌握的收入总量,在1910年占美国总收入的40%,这一比例在1929年股市大崩盘之前进一步上涨到了差不多50%,之后下降,到1995年回到大约40%,之后又再上升到50%,直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后又下降了一点。

让我们来想想这实际上意味着什么。在这段时间,前10%收入人群的相对收入并没有不可阻挡地一直上升。相反它两次达到峰值:正好在1929年和2008年两次金融危机之前。换句话说,不平等在经济大泡沫时期上升,并在泡沫破裂后下降。

那么这些泡沫时期的成因和特征是什么?它们主是由美联储和其他央行创造了太多新钱和债务造成的。其特征是裙带资本主义的爆发,因为一些富人在华尔街或者通过与华盛顿政府的联系攫取了所有的新钱。

通过研究一战结束到大萧条这段时期,以及过去的20年,我们可以了解到有关裙带资本主义的种种事迹,但我们对资本主义知之甚少。裙带资本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反面。它是市场的堕落,而不是自由价格和自由市场的结果。

我们可以看出为什么白宫喜欢皮凯蒂。他支持他们关于政府是不公平问题解决之道的说法,而在现实里,政府才是不公平不断增长的首要原因。

白宫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同样喜爱皮凯蒂的提议,不只为了高收入税,还有丰厚的财产税。尤其是IMF,一直在鼓吹将财产税作为一种在全世界恢复政府财政同时缩小经济不公平的方法。

期望越来越多地听到财产税。期望听到财产税会是“一次性”事件并且不会再重复,但仍会通过减少经济不公平来真正帮助经济增长。

这全是彻头彻尾的胡说八道。一个社会储蓄、并且将储蓄明智地用于投资,才会出现经济增长。最重要的并不是投资的数量,而是质量。政府既没有能力储蓄,也没能力投资,更别提明智地投资了。

而且,任何人都不应该想象一个财产税计划会是一项“一次性”活动。从不曾有一种税是一次性事件。一旦建立,它不仅会一直存在,还会经年累月地稳定增加。

皮凯蒂还应该问自己一个问题,当投资者们为了缴纳财产税不得不清算自己的股票、债券、房产或其他资产时会发生什么?市场如何吸收所有的卖单?谁来当买家?市场和资产价值都在卖出压力下崩溃对经济增长会有什么帮助?

1936年,一本晦涩、难以阅读的学术书出现了,这本书看起来是在告诉政治家们他们恰好可以做他们想做的事。这就是凯恩斯的《通论》。2014年,皮凯蒂的书提供了同样的用途,并且服务了同样短视、毁灭性的政策。

如果奥巴马的白宫,IMF和皮凯蒂这样的人能够不干预经济,它能恢复生机。实际上,他们在不断发明新办法破坏它。

皮凯蒂与资本

彼得·G. 克莱因

皮凯蒂将“资本”理解为一个同质的资金池,而不是一个异质的资本资产存量。这不只是个术语问题,就像那些通晓20世纪三四十年代关于资本理论的辩论的人们熟知的那样。皮凯蒂的方法重点关注资本数量,以及更重要的是,资本回报率。但这些概念在奥地利学派资本理论的视角中毫无意义。奥地利学派强调复经济中资本结构的复杂性、多样性和质量。没法衡量资本的数量,这样一个数字也没有意义。异质资本品的价值取决于它们在一位企业家主观生产计划中的位置。生产充满不确定性。企业家们基于利润预期获取、配置、组合并再组合资本品,但根本也没有“投资资本回报率”这么一回事。

利润是数量而不是比率。从现代生产理论的视角看,把资本视为一个资金池,只需存在就能自动产生一个回报率的陈旧概念,是难以理喻的。罗伯特·索洛(Robert Solow)在一篇对皮凯蒂新书热情洋溢的评论中宣称:“在一个资本主义经济中,关于财富的关键是它能自我复制并且通常挣得一个正的净回报。”但是,从微观经济学、企业家精神、不确定性、创新、策略等等方面来看,这是胡扯。

皮凯蒂的工作让人感兴趣的大部分地方都涉及他对资本长期回报率的估计,以及这一估计与长期经济增长率的比较。我从第三方听说,皮凯蒂的计算(早期工作与Emmanuel Saez共同完成)是周密而细致的,我也没有理由怀疑该书的实证部分。但它对我来说像是无意义的计算练习——我不知道这些根本建构是用意何在。

当然,关于对这些数据的解释,以及这些数据对社会流动性、公平性等来说都意味着什么,还涉及许多其他问题。例如,纵向流动可能比皮凯蒂的仰慕者们所承认的多得多——很少有人一辈子都呆在收入分布中的同一位置。并且大多数美国人都是资本家,他们有一些财富通过退休基金投资于股票。所以股票市场表现、土地和自然资源的租、利息回报这些与金融财富在个体间的分布之间的联系(如果存在的话)是复杂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